水試所電子報第65期
牡蠣的生態服務
  談到牡蠣,一般人想到的多是一種美味的水產品,或是台灣重要的養殖產業。其實牡蠣在海洋生態系中還能提供很高的「生態服務」(ecosystem service)價值。所謂的生態服務指的是生態系統運作的過程中,形成及維持人類賴以生存的自然空間與物化條件,例如:牡蠣可透過濾食淨化海水、經由有機合成碳酸鈣達到固碳、牡蠣聚生的蚵棚提供許多海洋動物如魚、螃蟹等棲息地和食物、穩定海岸線等。

台灣廣闊的牡蠣養殖也具有很高的生態服務價值

  當牡蠣族群經由多個世代的成長,層層堆疊形成大面積的礁體時,便成為「牡蠣礁」(oyster reef),其與珊瑚礁具有相同的生態地位,可成為海洋中的生產力中心。牡蠣礁的生成需具有流量較小、含沙量較低的河口,且延伸的潮間帶需為底質較硬的泥質淺灘。目前發現有天然牡蠣礁的地方包括中國渤海、黃海沿岸、美國的東海岸及墨西哥灣等地,其中又以中國天津一帶所發現的牡蠣礁最為巨大,長寬高約為100 m × 100 m × 6 m。雖然台灣沒有天然的牡蠣礁體,然而台灣的西海岸,新竹、雲林、彰化、嘉義、台南及屏東等地,因長期的牡蠣養殖設置蚵棚及岸邊堆積的廢棄牡蠣殼也提供了相同的生態服務功能。

牡蠣礁為海洋生態系中營養物質的循環中心
牡蠣礁為海洋生態系中營養物質的循環中心(圖片來源:http://chesapeakebay.noaa.gov/

  牡蠣屬於濾食性動物,其過濾機制可去除周圍水域的懸浮固體,提高水體的透明度,可使海藻及海草生長的更好。這種生物濾淨的功能,還可降低有害赤潮發生的可能性,避免魚類中毒死亡。牡蠣也可以促進周圍沉積物的脫氮作用,輔助移除來自沿岸海灣過多的營養物質,避免優養化。此外,牡蠣對於水中重金屬具有相當強的濃縮能力,近年來澳洲及美國更相繼利用牡蠣具有過濾重金屬及懸浮微粒等特性來進行港口污水的淨化。

  二氧化碳的排放,使得溫室效應增強,對地球造成許多影響,其中以氣候變遷、海平面上升、極地冰山融化等問題最為嚴重,減碳及固碳已成為大家共同的努力目標。其實除了植林及微藻養殖等方法外,牡蠣也具有很高的固碳能力。牡蠣殼的主要成份為碳酸鈣(CaCO3),二氧化碳溶於水會產生碳酸氫根(HCO3-),然後碳酸氫根與鈣離子在生物體內結合,經由鈣化作用形成碳酸鈣,將二氧化碳封存於牡蠣殼中。

  牡蠣礁亦可作為天然的海岸緩衝區,吸收打向海岸線的波浪能量,並減少船隻尾流、海平面上升和暴風雨等造成的水土流失。此外,牡蠣礁更是許多物種的重要棲息地,以及海洋生物幼生的庇護所,在礁體附近吸引而來的魚群也具有重要的漁業經濟價值。台灣西南沿岸包括鹿港至濁水溪口等地,大量設置蚵棚、蚵架,吸引許多魚蝦蟹類聚集於此,例如:黑鯛、變身苦、嘉臘、紅甘鰺、笛鯛、紅蟳等,牡蠣的養殖豐富了在地漁業資源,也成為筏釣休閒的好去處。

牡蠣殼對於固碳與減碳的效益很高

  牡蠣礁的減少如同棲息地的消失,將造成沿海生物多樣性降低,海洋的物化自清循環也會停滯。近年來由於河口及港灣的環境破壞及廢水污染,造成牡蠣的族群數量下降,甚至物種的消失,許多國家積極展開牡蠣礁的復育計畫,例如美國的切薩皮克灣及墨西哥灣、澳洲的喬治亞灣以及智利Region X等地,透過劃設海洋緩衝區、提供資金鼓勵民間養殖牡蠣、設置污水處理廠,減少氮、磷排放等,以期復原海灣原有的牡蠣生態樣貌。台灣沿岸的牡蠣養殖同樣面臨著越來越多的沿海工業區開發與人為污染,香山的綠牡蠣事件殷鑒不遠,牡蠣養殖的消失,損失的將不只是養蚵人家的生計,未來對於台灣牡蠣養殖產業的管理需要我們從生態服務的角度思考與重視。

回首頁
聯絡資訊